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专访亲子教育专家王鹤: 用音乐缔造家庭幸福

2018-08-17 10:16:41来源:

王长征:你好,王鹤,终于见面了。前不久“飞魔力合唱团”一首《养娃症候群》演出以后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好的反响,你们合唱团也受到了不少关注,作为团队的负责人,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题材?你能介绍一下这首曲子的来历吗?

王鹤: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关注亲子教育这一块,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家长辅导孩子做作业的帖子引发了很多的思考,我觉得这跟培养子女息息相关,反映了家长对家庭教育的耐心。帖子是通过文字形式来表达,我希望通过唱的形式来表达,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我就开始寻找词作家。当然,专业词作家写法比较严谨,我想找一个更接地气的歌词,于是找了一个做文案创意的朋友,他也很感兴趣,我让他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写,然后在作曲的方式中进行了融合修改。在谱曲方面,我也听过很多作曲家的作品,我觉得严肃与通俗、美声与流行相结合找一个作曲家,后来有幸认识了阿言老师。他先是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后来去了意大利,我在认识他之前听过他的节目,思维很活跃,主持风格也不刻板,风格多样化,说明他积累很多,后来我就跟他聊了一下,他看了歌词以后觉得想法很好,很能反映家长心理,经过几次沟通和讨论后定稿。

(王鹤带领室内合唱团、作曲家首次跟观众见面)

王长征:你后面有准备其他的歌曲吗?跟生活相关吗?你对自己的合唱团是怎样定位的?

王鹤:下一步正在做一些传统文化的节目,相把合唱团与古诗词结合,以全新的演唱形式表达古诗词的意义。怎样才能将古典的、现代的、东方的、西方的融合在一起,同时节奏上吸引大众,这是我目前的工作。这个其实跟生活也是有相关性的,下一首作品是《黄鹤楼》,纪念缅怀友人,希望能受到家长和孩子们的喜欢。说到受众定位,我觉得是30岁以上,有孩子的家庭。古诗词跟家庭教育有关系,通过唱的过程,消解古诗词的严肃性,更利于传播。

王长征:这个创意非常好!据我了解,你以前是从事舞蹈教育工作的,后来转到音乐方面,你觉得舞蹈和音乐在你心目中那个占据更重要的地位?

王鹤:都重要,歌舞是不分家的。虽然我现在主要做的是声乐方面的事情,但舞蹈也是这个环节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的学员很多是小朋友,其实他们上台表演的时候,舞台上体态、形象跟舞蹈也是有很大的关系的,在平时的训练过程中加入了一些形体方面的塑造,培养他们的台风,有利于舞台整体素质展现。

(飞魔力亲子合唱团在CCTV音乐频道我“音乐公开课”为全国观众演出)

王长征:你当初从一个教师而选择创业,有什么契机吗?你觉得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还是也有其他方面的因素?

王鹤:契机就是周末的时候我看到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去上课程,往往是孩子在里面学习,家长在外面等待,为了打发时间只好玩手机。有一次一位老师说训练的过程中需要家长的帮忙演唱,家长跟孩子配合时的效果特别棒。后来我跟中央音乐学院一位教授聊到这个状况,他就建议我做一个亲子合唱团,然后我就开始研究这个方向。

另外一方面,孩子最开始学音乐并不是孩子的自主选择,大部分是家长认识到音乐的重要性,再加上有一些家长自己由于以前没有条件,心有遗憾,希望孩子可以学习一些音乐知识。音乐对人的生活幸福感的体验起很大的作用,包括人的性格,思维方式的开拓都是有帮助的,我们通过这个方式,让家长跟孩子一起学习,增加孩子的辨识度,也让家长思考为什么要学音乐,感悟音乐在生活当中有怎样的重要性。

(王鹤带领合唱团参加鸟巢“为山区孩子送温暖”大型公益活动)

王长征:亲子合唱团是你们的特色?那你们对孩子有考察吗?有的家长想让孩子学音乐,但孩子并不适合,或者说性格坐不住,有这种情况吗?

王鹤:有这种情况,不过我们会给孩子和家长多一些时间,比如四五岁的孩子之前没有接触这方面的课程,家长初带进来,可能会有逆反,也没有太多的合唱概念,一时进入不了状态,所以家长的参与是一种鼓励。们也会有针对性的设计歌词,有家长演唱的部分,也有孩子演唱的部分,让他们互相配合共同参与。除了课堂之外,在回家的路上或者家中随时随地一起练习,甚至会在家庭小聚会上一起表演,等于是把音乐和生活很亲密的结合。家长了解这样的状况,也能更清晰地认识到对孩子的培养。

王长征:你在做亲子合唱团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一些难处和挫败感?

王鹤:挫败感最多的是来源于家长,因为社会上所有的培训班基本上是不带家长的,一是家长进来以后会扰乱正常的教学秩序,有的家长可能中途有事干扰,另外家长之间的理念不同,有时候会带来一些负面情绪,这种情绪有时也会影响到其他家庭。我们的理念就是家庭整体音乐素养的提高,碰到理念不同的家长我们也是很无奈。

(与著名歌唱家、音乐家同台演出的飞魔力专场音乐会)

王长征:你们既然是亲子合唱团,有没有那种父母特别忙、只有孩子来学习的情况?

王鹤:亲子合唱团是我们的理念,在招生的时候就会有这方面的要求,如果只是想让孩子自己来的,也就不参与我们团了。所以我们团不像普通那种孩子合唱团参与人数多。我并只是为了一味地扩大人数,而是为了传播理念。所以要求家长必须有时间,和孩子建立共同的爱好。其实这种形式在孩子学习过程中有帮助的,由于家长的参与,孩子的积极性更高,把零碎的时间利用起来,同时家长也能辅导孩子,教育从课堂延伸到更广的范围。另外也能弥补一下家长当年没能学习音乐的遗憾,这不是很好吗?

王长征:除了刚刚说的教学方面的挫败感,你在事业上有吗?比如资金、场地、老师等,甚至家庭方面的原因。

王鹤:方方面面问题也挺多的,不过我个人的化解能力挺强呵呵……不管什么问题我都会积极应对。也有一定的挫败感来自学员,比如随着年龄的增长可能有新的教育计划,家长可能难以坚持,另外应对学习、考学的压力离开了团,这是对我最大的挫败感,刚唱地不错就走了,非常可惜。他们还没有接触到更高级别的作品,没有办法体会到更多合唱的魅力。我希望家长是真正的与孩子培养共同爱好,不是抱着好奇的态度来玩一玩。

王长征:看的出来,你非常关注家庭教育的培养。在合唱团和个人方面,你有远大的理想吗?

王鹤:从个人的规划来说,我希望将亲子合唱团概念推广出去,培养更多家庭的音乐修养,不光是北京,也有其他城市。另外我希望用线上的教育形式,让更多的家庭参与进来,从而普及更多的音乐知识,培养社会大众音乐素养。

(参加电视台春晚节目的录制)

王长征:回到之前的话题,你是以“亲子合唱团”为主要目标的,但上次的《养娃症候群》却是室内合唱团,你能谈谈亲子合唱团到室内合唱团的转折点吗?

王鹤:我刚刚说的来自学员的挫败感,由于他们的离开,很难接触到更高点级别的作品。那么我就想通过专业室内合唱团,来延伸教育范围,树立标杆和榜样,让家长有更高水准的追求。

王长征:当下室内合唱团也挺多的,如何能在众多培训机构中异军突起,你有什么更高的想法吗?

王鹤:一方面是需要更多的原创作品,继续坚持跟生活息息相关,尤其是家庭生活和孩子教育。另外希望有更亲密合作的词曲作者团队,为我们打造一些更符合我们团的特性的原创作品。同时就是创造一些大家耳熟能详、雅俗共赏的作品,让大家有快速接受合唱艺术,让音乐走进千家万户。

王长征:你是一个很有情怀的人,每个创作者都有自己的文化命题,对于“飞魔力合唱团”的未来,你有什么预期吗?另外,随着不断地成长,必然会与商业元素更亲密的结合,你怎样看待文化与商业的矛盾与统一?

王鹤:任何国家任何时期都是:经济越发达文化艺术发展就越繁荣,所以说这两者关系非常紧密。但是我们会坚持给大家带来好的音乐,争取做到文化和商业的完美结合,没有矛盾哈哈...

发布: xiuyue